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16 June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有兩條魚,生活在大海裡。有一天,被海水沖到一個淺淺的水溝,只能相互把自己嘴裡的泡沫喂到對方嘴裡生存。這是“相濡以沫”的由來,對幸福簡單的定義。 幸福可以很溫情。如果他和她相愛,他們就可以一起營造幸福。他或許工作很忙,他在外面可能酒肉穿腸,可能燈紅柳綠,但他回家的時候一定給她溫情的擁抱。這個時候她會鬆開他的懷抱,心甘情願的去廚房,精心為他做些心意小吃。他愛她,她同樣愛著他。 幸福雖美也有遺憾。大千世界裡,很多人隨心情演繹著沒有載體的故事,於網絡裡於現實中沒有主角或者化身。幸福的概念逐漸模糊,他們或者她們都說:“幸福是需要浪漫的”,可是幻想中的浪漫永遠無法下載到生活裡。可偏偏都是一群貪婪浪漫只有幸福才能夠餵飽的人,如此倔強的帶著尚未醒還醉著夢,倉皇逃匿那個抹殺幸福的地方。選擇虛幻來填充幸福的空缺,可是他們或者她們還是傷得那麼真實。 我仍相信,幸福是一輩子的注定。相依相念的人兒,承諾著天長地久,愛濃情濃。只是此時浸泡在蜜罐裡不會明白,其實承諾在沒有實現以前和欺騙沒有區別。彼時等待海枯石爛的誓言餘音未了,而曾經談風說月花前月下相愛的兩個人卻已分道楊鑣。所有等待的幸福在剎那間變成魔鬼的誓言。像是讓人別無選擇,非進即退,非生即死,非上地獄即上天堂。像是注定了,花開就要花謝,日出就會日落,消散在昨天,今天,明天的時光隧道裡。 有人說,懂得快樂的人會比較幸福。 曾經很認真的問過別人,你幸福嗎?包羅萬象:平安是幸福、忙碌是幸福、簡單平淡是幸福… 很多時候,在深夜看不同人寫的文字。看著看著就像喝上幾杯子幾乎零度的白檸,不覺酸意滲透身上所有毛孔。很享受那些略帶憂鬱頹廢的訴說。 咀嚼著夜裡的青春,咀嚼著這零晨**殘留的一份幸福。早晨醒來時,第一縷陽光仍舊尾隨著我,虎視眈眈。明天將會更加幸福。

| 6 June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投筆從戎始 撇下玩物誌 一身綠衣裳 為國為民命 不妄顯赫世 但求無愧心 晨與晝 今生定 注定欠 來世還